韩漫免费观看全部

韩漫免费观看全部欢迎您!

钢铁梦想启航 | 探寻汉阳铁厂(五)

2020年06月30日 来源:友爱的宝武 作者: 浏览: 打印 分享到:

微信图片_20200601081741

1

(1906年,汉阳铁厂)

从选址购炉  看汉阳铁厂历史争议

  在光绪十六年(1890年)十一月初六,张之洞向朝廷上奏《勘定炼铁厂基筹办厂工暨开采煤铁事宜折》中详细汇报铁厂定址情况后奏称:

  “兹勘得汉阳县大别山(龟山)下有一地区,原系民田,略有民房,长六百丈,广百余丈,宽绰有余。南枕大别山,东临大江,北滨汉水,东与省城相对,北与汉口相对,气势宏阔,运载合宜,当经督饬局员及学生、洋匠加考核,佥以为此地恰宜建厂“。(张之洞亲自到过汉阳考察,站在龟山上看到两江交汇之处,气势开阔,运输方便,景色怡人,认为这是一块风水宝地。)

2

龟山北麓的汉阳铁厂

  由以上可知,张之洞选择厂址,进行了大量实地调查,经过中外专家反复权衡,多方论证决定的。绝非仅凭“能看到铁厂冒烟”、“便于督察”而草率决定的。

  指责铁厂“选址错误”另一个原因是张之洞多次奏请朝廷按计划拨款和追加投资。

  铁厂投产不久,甲午战争爆发,清廷财政困难。朝中又有人指责张之洞铁厂选址错误,“距铁矿太远”以致“铁价太昂”等等。对此,张之洞1895年9月再次回复朝廷:

  “查开设炼铁炉,若论常法应于炼铁相连之处设立之,唯地理、物产不能一律巧合。”

  大冶有铁而无煤,江夏马鞍山有煤,江夏在上游,大冶在下游,如果湖北煤不敷使用,再用湘煤。湘煤也在上游。所以厂设汉阳,能够两就。并且销售,督察都很方便。

3

江夏马鞍山煤矿全景

  张之洞又说:“查德国克虏伯厂,炼钢炼铁为地球第一大厂,其矿石自西班牙运来,远在数千里之外。较其远近难易,实觉此胜于彼多矣。”

  张之洞的意思很明确,比起克虏伯来说,厂设汉阳,这能算距铁矿太远吗?

  后世人们批评张之洞“选址错误”的一个佐证是汉阳铁厂的停产、拆迁。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汉阳铁厂生产急剧下滑,炼钢炼铁先后停炉,至1924年全部停产,直至抗战爆发拆迁重庆。

张之洞买错了炉机?

  比较流行的说法是:张之洞委托驻英公使薛福成向英国公司订购炼铁炉,薛福成转告张之洞说,英国公司须先化验煤铁成份后,再确定炉型。张之洞听说后,以为英商有意抬价而大怒,说:以中国之大,何所不有,但照英国所用者,购办一份即可。后来英国公司(谛塞得厂)按酸碱两法各制冶炼炉一套。(事实上酸性炉两套,碱性炉一套)

  1904年盛宣怀派李维格到欧洲考察,请英国化学家化验大冶铁矿及其他产品,得知大冶铁矿含磷高,而酸性贝塞麦炉不能去磷,因此,钢轨质量不好。最后汉阳铁厂拆除二座5吨贝塞麦炉,而订30吨马丁炉四座(后增为七座)。

  多年以来,这个说法几乎成了定论,成为批评张之洞不懂科学,造成浪费的铁证。

4

中国钢铁冶金界先驱,汉阳铁厂的继任总办李维格

  这里有二点值得商榷:

  首先是一个令人怀疑的情节——

  据查,关于张之洞不懂科学,订购炉机随意决定的情节是由民国初年(1912年)任汉冶萍公司经理叶景葵的记述中透露的。

  叶景葵(1874——1949)浙江杭州人。20岁中举人,29岁中进士。22岁时,为山西巡抚赵尔巽幕僚。1912年4月13日汉冶萍公司改选领导人,叶景葵选为经理(盛宣怀出走日本,张謇任总经理未到任。)

  张之洞当年(1889年)电询薛福成订购炉机时,叶景葵年仅15岁,不知从何得知这一情节。薛福成(1838——1894)1888年任湖南按察使,1889年改派驻英、德、比、意公使。1894年卸任回国途中不幸病逝。此时叶也只有20岁,正在考举人。从时间上,情理上推论似有不符。

  其次是一个令人不解的结论——

  贝塞麦炉不能去磷是事实。但如果磷含量在允许范围内,则不存在去磷问题(汉阳铁厂规定钢轨含磷量0.04—0.075%,其他成份略)。再说,李维格请英国化学家化验是在1904年,而汉阳铁厂投产已经10年。10年中汉阳铁厂不可能不化验产品成份。

  冶炼钢铁必须了解铁矿成份及产品质量(化学成份)这是基本常识。当时,汉阳铁厂中外专家几十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一常识?

  1885年,张之洞准备在广东筹办铁厂时,上奏《筹议海防要策折》指出:“炼钢铁,宜用毕士买炉(后译为贝塞麦炉)西门马丁炉。缘中国铁质多夹磷硫,皆须先炼出磺强水,再入炉冶,始成纯质。倘非实得真授,贸然开采,徒耗巨资。”可见张之洞在此前多年即已了解钢铁生产基本常识和中国铁矿的基本性质。

  1889年,张之洞在广东订购炼铁炉时,驻英公使是刘瑞芬(1889年底回国任广东巡抚,1892年病逝)。1890年薛福成才接任,此时张之洞已经到湖北。在增订炼钢炉设备时,才开始与薛福成电商。

5

晚清外交家薛福成

  

  我们从以下张之洞与薛福成订购炉机的往来电文中即可知其订购炉机过程:

  光绪十六年(1890年)六月二十七日,张之洞致薛(福成)钦差:“炼铁厂基已经勘定兴工,拟赶制钢轨,请饬谛塞厂将贝色麻炼钢炉及辗轨机应配备件先行寄来。……”

  七月初四日,薛福成回电:钢须铁炼,请示知铁矿之磷质,硫质有无多少,做炉方免爆裂(事实上这一句是外行话,硫磷高低只影响质量,决不可能引起爆炉)。

  九月初八,张之洞复电薛福成:“大冶铁矿极旺,磷质仅万分之八(0.08%),贺伯生等称加锰尽可炼钢。”(贺伯生为铁厂总监工,英籍工程师。)

  九月二十日,张之洞又致电薛福成:“详细化得铁六十四分(即64%),磷八毫(即0.08%),硫三毫(即0.03%)……矿师皆云宜用贝色麻法。”

  由此可以看出,张之洞在订购炉机时经过多次电商,并征询汉阳铁厂所聘外国矿师的意见,最后确定的。

  作者简介

  顾必阶(张之洞与武汉博物馆顾问、原张之洞与汉阳铁厂博物馆馆长)